当前位置: 网站PK10牛牛 > 小说PK10牛牛 > 古言现言 > 躲不过心动(乔琛梁熙)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躲不过心动(乔琛梁熙)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
躲不过心动(乔琛梁熙)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

主角是乔琛和梁熙的小说是躲不过心动小说免费阅读,是作者憬里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作为某集团总裁的助理,梁熙每天的生活就是陪她逛逛逛买买买,喝完下午茶就去酒吧彻夜狂欢。然而在她快乐工作的第二年,顶头上司换了个人。

3

举报
下载阅读

主角是乔琛和梁熙的小说是躲不过心动小说免费阅读,是作者憬里创作的言情风格的小说,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,文笔极佳,实力推荐。作为某集团总裁的助理,梁熙每天的生活就是陪她逛逛逛买买买,喝完下午茶就去酒吧彻夜狂欢。然而在她快乐工作的第二年,顶头上司换了个人。听闻新上司不仅温润儒雅、谦和绅士,长相还貌为天人。梁熙:我职业素养很好的,正经助理我也可以做。

乔琛梁熙小说简介

随便泡了点燕麦,梁熙抱着碗窝在单人沙发里,看着碗里被搅得混沌,一阵恶心。
刚上大学那会儿,疲惫忙碌的中学生活终于结束,终于不需要再每天早起,刚***天堂的梁熙只要没课都睡到日上三竿,有课就睡到课前十五分钟,根本就来不及吃早饭。
这样的生活再加上饮食更加不规律的暑假,梁熙得了胃病,另外两餐可以不吃,但只要不吃早餐就会胃疼。

躲不过心动完整章节精彩赏析

也就是这一次,陪她连吃了一个月重辣的男人进了医院急诊室,向来噙着笑的唇线绷得死紧,痛得脸上毫无血色。
医生检查完,给乔琛开了药;因为严重的呕吐失水,医生给他挂了葡萄糖。
医生离开后,梁熙坐在他身边,眼眶通红:“你不能吃辣你怎么不说啊?我又不会因为这个生气,而且你还有胃病……”
“我不想让你扫兴。”他没什么力气,说话的声音同羽毛般轻飘飘的。
可落在梁熙心上却异常沉重。
毕竟是她害他进医院的。
“你不要想那么多。”他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更加轻松,没有因为疼痛和呕吐消耗掉大量的体力,轻咳两声:“你能不能去帮我倒杯水?口渴了。”
“好。”她用手背揉揉眼睛,乖巧地到饮水机那边给他倒了杯热水,看他尽数喝下,随后疲惫地仰着靠在冰凉的椅子上。
“你这样坐着很累的。”她嗓子仍带着点儿哭过后的余音,小心翼翼地抓过他的手放在自己手心里:“你要不要靠在我身上呀?”
“嗯。”乔琛倒是没客气,应声将身子往下挪了些许,而后靠在她肩膀上,声音比棉絮还柔:“别那么自责,我也想尝试一下什么叫‘放纵’罢了……”
后来他的声音越来越小,最后靠在梁熙的肩头上睡着了
乔琛跟下属的会议一直进行到下午五点半、正好是下班的时间才结束,上来28楼之后,乔琛径直回到办公室里。
助理坐的地方没有窗户,梁熙口渴到茶水间倒水间隙,正好见到落日,金黄色的余晖将窗外的世界大片大片笼罩住,不远处的晚霞从金黄晕染成橙红色,一点一点染尽边界。
慢慢踱回助理台,乔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来了,见她后道:“收拾一下,我们准备出发了。”
车是文昊开的。
乔琛并没有像电视上的霸总一样出门时时刻刻带了个专门的司机,上下车时恭敬地为他拉开车门鞠躬高声说:“乔总请——”,也没有像富二代一样开着最嚣张的跑车炫最夸张的富。
相反,他的车子是比较低调的一款奥迪,不会太便宜失了身份,也不会贵的离谱,出门要么是文昊充当司机,但更多时候还是自己开车。
梁熙坐在副驾驶,一路盯着窗外飞驰而过的夜景,沉默地听文昊和乔琛之间时不时的交谈。
文昊将他们载到酒店门口,对乔琛道:“乔总,我帮您把车停进地下室。”
看着乔琛开门出去,又用手叩了叩车窗:“梁助理,乔总下去了。”
梁熙忙不迭跟出去。
客户先他们一步在包厢里等着了。
梁熙跟着乔琛***,看着他熟稔地跟人客套,招呼人用餐,时机成熟时恰到好处地提出加码,为公司争取到比预期更高的利益。
合同谈妥之后,房间内的氛围也轻松起来。
“以前只听闻乔家二儿子年少有为,今天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。”这次的客户算是跟乔氏来往过好几次了,感叹道:“跟那时大乔总坐镇PCC比起来,只有过之而无不及,以后定能做出一番更大的成就。”
乔行桢接手PCC那会儿,不仅是分公司本身,甚至连带着整个乔氏的股价都往下跌了好几个点,这才被震怒的乔老爷子仍去做没什么前途的开荒,明面上还是个总,可明眼人心里都清楚得很,这不就是变相的流放么。
乔家除了个比父亲还要草包的大儿子乔行桢,还有小女儿乔诗吟,但乔诗吟一门心思扑在钢琴上,根本就对从商一点儿兴趣都没有。
叱咤商界横跨两个世纪的乔老爷子的接班人,除了乔晟行这个唯一的儿子,就剩下眼前这个乔小公子。
乔父乔晟行虽然有些经商的头脑和小聪明,但目光短浅,且常惹是生非。乔夫人在生下小女儿后过世,本以为乔晟行会消停消停,好歹面儿上要做做样子,没曾想他居然面色如初地出入声色场所,跟女明星调情喝酒,砸资源包养。
原本各界都认为乔家应当自此没落,不为别的,就因为剩下的这位乔小公子,二十三岁才被乔家认回,身份是认下了,但私生子就是私生子,圈内就没有任何掌权者会把大权交给一个令家族蒙羞的私生子手里。
谁知被接回乔家后,乔琛开始频频出现在众人面前,而且就目前看来,交到他手中的生意不仅一单不黄,还生生救回了乔氏旗下一家濒临倒闭的子公司。
众人惊诧,直到乔大公子乔行桢被流放、乔父手中权力被渐渐收紧才幡然醒悟,乔老爷子这是有让乔琛接班的意思。
“林总过誉了。”乔琛道:“我还有很多不足之处,需要向林总学习。”
“不必谦虚。”林总摆摆手,目光落及一直默不作声坐在他身边的梁熙,目光一亮:“乔总这是换了个助理么?平时不都是文助理跟着?”
梁熙今天穿着很职业的女士西装,偏贴身的西装将她姣好的身材勾勒地玲珑有致,站起来倒水时,套着西装直筒长裤的腿笔直细长;化了淡妆,且因为第一次参与这种场合心里紧张,一直没开口说过话,面儿上笑容也不多,只在乔琛需要时帮他递上文件等要用的。
淡着一张脸,再衬着虽裹得紧实却极显身材的套装,比那些大胆露肉浓妆艳抹的女人更能吸引人的眼球和好奇心。
“新助理。”乔琛明显不愿意多在这个问题上停留,言简意赅:“文助理请假了。”
“能跟着乔总,肯定也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。”林总看了眼她面前几乎没动过的酒杯,笑道:“待会可一定要跟我们一起喝一杯。”
梁熙下意识看了眼乔琛,见他丝毫没有要开口的意思,只能硬着头皮应下了。
只是这一声,真给她换来了不小的麻烦。
他们订的这间包厢很大,里间就是供这些资本家们玩乐的设施,KTV、棋牌桌应有尽有。
***时,林总特地让人再送了两打酒进来,扬言要同乔琛不醉不归。
结果这酒全劝到梁熙身上去了。
梁熙酒量不差,但架不住林总各种不同的酒往杯里倒,乔琛坐在一旁跟人玩牌,别说帮她挡一挡,就连看都没看她一眼。
她只能硬着头皮往下喝。
差不多等牌桌那边传来懊恼的叫喊,又是一局结束时,梁熙觉得自己再也喝不下去了。
太阳***很疼,也很想吐,浑身都在发烫。
她隐隐约约觉得自己有要绷不住的趋势,趁林总停下的空隙急急起身:“不好意思林总,我要去趟洗手间。”
林总伸了一半的手悬在半空,他虚虚往回收,脸上已经有了笑意,看乔琛那边已经开始下一局后,起身理了理西装追出去。
他追出去不过半分钟,乔琛也放下了手中的牌,朝牌伴礼貌性笑了下:“先失陪一阵,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梁熙刚将自己锁进隔间里,腹部就是一阵厚重翻滚,紧接着有什么东西汹涌着往上冲。
她紧紧抿着唇忍了片刻,还是没忍住,哇一声呕了出来。
林总那只老狐狸,什么酒烈就往她杯里倒什么酒,要是她推辞,就会有大篇大篇的劝酒理论说出来,语重心长地劝她这些都是应该的,是正常的,是应酬应该做的,她作为乔总的助理出来了就代表着乔总,不能替乔总驳了生意场上的面子。
于是梁熙全都咬着牙喝了***,一滴不剩。
其实她心里还是有所希冀,乔琛会来劝劝林总,不要再让她接着喝了。
结果都等到她坐在厕所隔间里抱着马桶吐了,都没能等到他。
吐完以后,强忍下口中的腥涩,梁熙按下冲马桶按钮,踉跄几步到外面洗手、再用手接了自来水灌进嘴里漱口。
重复数次,等喉咙里的味道散了大半,她边想着下次来这种饭局一定要带好牙刷,边往外走。
结果刚出去就遇见了林总,站在洗手台边擦手。
他动作很慢,等到她出来故作凑巧:“梁助理?我以为你已经回去了。”
梁熙胃在翻腾,勉力压住不适笑着叫了声:“林总。”
姓林的老狐狸果真是个过来人,只不过在商场混惯了,再急也能装出副正人君子的模样,礼貌地引她:“听说梁助理刚上任,今晚跟乔总走局,觉得辛苦吗?”
“还好,都是应该的。”梁熙洗完手,扯了张纸巾擦拭完水渍后道:“林总,我先回去了。”
“等等。”林总突然叫住她。
“林总有什么吩咐吗?”
“没有,就是想跟梁助理聊一聊。”明明是要说些见不得光的事,在他口中仿佛只是在询问‘今天天气怎样’这类寻常的话题:“如果梁助理愿意,其实并不需要那么辛苦,不需要陪客户喝酒喝到吐,工资也会比现在高很多。”
他话里意思明显,听得梁熙不由自主往后退了一步,面色警惕:“林总,我很满意我现在的工作,还请您不要冒犯我。”
“我这怎么叫冒犯?”他笑得云清风淡:“每个人的选择不一样而已,只是现在有更好的机会摆在你面前,你可以不再做低人一等的助理。”
他的话充满了***,把许多年轻女孩儿想要的机会拱手送到她面前:“甚至你想做明星,我都可以成全你,娱乐圈里抢破头的资源,我能毫不费力为你拿到手。”
梁熙皱眉,正要张嘴反驳之时——
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,将他们的对话打断。
“林总?”
男人几步走到他们面前,瞥到梁熙时,目光意味不明。
“还真……巧啊。”

躲不过心动免费阅读精彩片段

乔琛的步子停了停,而后往前走了几步,站在他们之间:“看来林总跟我的助理相谈甚欢?”
梁熙背脊倏地僵住。
他这个口气……应该是把她和林总的对话听了个一字不漏。
她是明确拒绝过林总的要求的,梁熙并不担心乔琛会因为这个误会自己,只不过……
在乔琛的面前被人提出包养的要求,真的好丢脸,她真恨不得找个地洞把自己塞***。
“我跟梁助理正好碰上,闲聊几句而已。”林总朗笑:“没想到乔总也来了,确实挺巧的。”
他将擦完手的纸扔进纸篓:“我先回去了,等乔总您来开下一局。”
“不必等了林总。”乔琛颔首:“我有点不太***,就先回去了。今天林总的消费全记我账上。”
林总客套了句后,乔琛进了洗手间。
听见里面的开门声,林总朝梁熙露出了个礼貌的微笑,递上自己的名片:“如果你转变主意了,可以随时找我。”
-
回去路上,乔琛除了问梁熙现在的住址外,没再说过一句话。
车上只有冰冷的导航声,在封闭逼仄的车内回响。
梁熙坐在副驾驶上,不知道是因为身上箍紧的安全带还是车里微妙的气氛,让她快要喘不过气来。
车子拐进一个破旧的居民小区里。
里头住的大多数都是来临江打工的,也有本来就住这儿的老爷爷老太太,这个点儿基本上都睡了,黑灯瞎火的一片,只有不知哪一层的夫妻在大声吵架,摔东西的声音混着熟练的国骂以及哭喊声响彻整片地儿。
乔琛把车停下后,梁熙低声道了声谢,拿着包想下车时,发现他压根就没把车锁打开。
“乔总,谢谢您载我回来。”她见他没什么动静,只***着头皮再重复了一遍:“如果您没什么事儿,我就先回家了。”
“你知道做我的生活助理需要做什么吗?”他突然问。
“知道的,文助理都跟我说过了。”
“那你明天收拾一下,把东西搬过来。”手指轻轻敲击着方向盘,他看着楼底下微弱的提示灯,声音沉沉。
梁熙起初并没能反应过来,怔了一小会才想起刚坐助理台时,文助理同她说过的话。
“我可不可以不住你家。”沉默片刻,她低下头,盯着自己包包上的小挂饰:“我可以提前两个小时过去给你准备早餐,晚上一个人打车回来,多早多晚都没关系。”
“……不会迟到的,我可以跟你保证,迟到了扣我工资就行。”
“你就这么讨厌我?”几乎是话音刚落,乔琛搭在方向盘上的手蓦地***,语气极其不耐烦:“跟我待在一起就这么让你难以忍受?”
“因为工资不得不忍受跟我相处,”他冷笑了声:“可真是难为你了,梁、助、理。”
最后三个字是咬着牙,一字一顿挤出来的。
梁熙哪里见过这般的他?以前就算是吵架,身旁这人也不会对自己流露出一丝的戾气。
手下意识捏紧了包袋,嗫喏许久,才堪堪憋出一句:“随便你怎么想。”
乔琛本就烦躁的心情在听见这个回答后更甚,汹涌四散,几欲冲破胸腔。
“怎么?我说的不对?”他勾起唇,话里夹枪带炮:“你不是已经找好下家了么?”
梁熙反应了良久才反应过来他在说什么,猛的挺直背脊:“你瞎说什么!?”
“林总的名片,收下了?”他嘴边依然噙着笑,没理会她激动的反驳,只压着满腔的气,讥讽道:“梁熙,林总已经四十好几了,你还真下得去这个口?”
不等她回答,乔琛接着道:“你想要的,我也可以给你,你那点债,对我来说不过就是买件衣服的钱。”
“怎么样?跟我半年,我帮你还清所有债务,还可以额外给你一笔钱。”黑暗中,他的话听上去极为轻佻,甚至含上了几分笑:“只要你这半年,乖乖满足我。”
这话从乔琛口中说出来,比从其他任何一个人口中说出,还要侮辱梁熙。
他明知道自己听不得这种的话,却还要说出来,摆明了是想羞辱她。
愤怒和极致的委屈交杂在一起,生生憋红了梁熙的眼眶。
包包的链条被攥得死紧,直到指尖都攥地泛白,她深吸一口气,极力憋住自己快要迸发出来的哭腔:“乔琛,我要下车。”
“这就听不下去了?”他没开锁,动都没动一下,靠着椅背,话语逐渐冰冷:“梁熙,你那句话,我可是记了整整五年。”
“每一个字,我都记得。”
“这辈子都不会忘。”
梁熙下车后,乔琛就着原来的***,看着她进了楼梯,楼层的灯一层接一层亮起,最后停在第五层。
过了会儿,第五层的楼梯灯也灭了。
右边那一户亮起灯,阳台探出了个脑袋,在看见车子后‘唰’一下拉上了窗帘。
直到那一户的灯全灭了,没有一丝光亮,乔琛才启动车子,并拨了个车载电话。
电话很快被接通。
“乔总?”
“帮我找个人。”
“您想找谁?”
红灯,乔琛停下车,旁边是黑漆漆一片、望不到边际的临江。
“待会我会把定位发给你,你即刻替我联络。”
-
第二天梁熙醒的很早。
实际上她昨晚根本就没睡好。
翻来覆去地做着噩梦,每个噩梦都是同样的场景、同样的人、同样的事。
每一个梦里的乔琛,都沙哑着嗓子,近乎祈求地问她。
梁熙,不分手好不好。
醒来以后的心情异常糟糕。
随便泡了点燕麦,梁熙抱着碗窝在单人沙发里,看着碗里被搅得混沌,一阵恶心。
刚上大学那会儿,疲惫忙碌的中学生活终于结束,终于不需要再每天早起,刚***天堂的梁熙只要没课都睡到日上三竿,有课就睡到课前十五分钟,根本就来不及吃早饭。
这样的生活再加上饮食更加不规律的暑假,梁熙得了胃病,另外两餐可以不吃,但只要不吃早餐就会胃疼。
她完成任务似的吃了小半碗填肚子,梳妆完出去搭公车。
临江的公车就像给老人家乘坐的观光车,慢慢悠悠地摇。
摇过临江大桥时,梁熙的手机响了,她拿出来看,是房东。
“喂,刘阿姨?”
那头应了声,懒得同她废话,直接单刀直入:“梁熙,你接下来半年的房租什么时候交?”
梁熙有点莫名:“刘阿姨,当初签合同的时候不是说提前两个月交么?”
“哦,可能是我昨天忘记通知你了。”房东是个典型的市井妇人,说话声尖而刺耳,同她说话时总是透着股不知哪来的傲慢:“我这块地儿要涨价,每间房涨2000,所有合同都要重新签。”
“2000?”
且不说这房子本来就破旧的要命,更别说设施家具——有哪个房东的一涨价就是2000块的?
“嫌贵?给不起?”房东从她那声惊呼中了解到了什么,哼笑了声:“那就别住,从我房子里搬出去。”
末了还嘟哝了句:“没钱租什么房?那么多公共地儿可以睡!”
“行。”心里大概明白是怎么一回事,梁熙反倒平静下来:“你给我两天时间收拾,两天内我搬出去。”
“谁有那么多时间给你收拾?一天之内你不搬完,我全当垃圾叫人拖走。”
重重呼出一口气,梁熙:“行,一天就一天。”
到了28楼,梁熙略过跟她打招呼的文昊,直接推开办公室的大门。
乔琛正在听主管汇报,见着梁熙后,抱歉地对他们笑了下:“不好意思,你们等半个小时再上来吧,我这边有点急事。”
主管们自然也瞧见了一脸不善的梁熙,心中虽然疑惑,但也离开了办公室,还贴心地为他们关上了门。
支开了主管,乔琛端起手边的咖啡轻抿一口:“梁助理这么急,是有什么事吗?”
笑容何其无辜。
梁熙看见乔琛这副伪善的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。
她几步上前,双手撑在办公桌上,沉声问:“乔琛你装什么装?是不是你干的?”
乔琛大大方方的承认:“是。”
梁熙本以为他会先否认一番,倒是没想到他认得这么爽快,当即就气笑了:“乔琛,你这么做有意思吗?临江那么多房子,你以为我就非要住那里是吧?”
“你当然不是非住那里不可。”乔琛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:“别天真了,梁熙,只要有钱,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。”
话里意思明白得很,无论你梁熙住哪里,我都有办法让你搬出来。
“你到底想干什么?”
她本来预着是来跟乔琛吵架的,结果所有气发出来,就如同打在一团棉花上,轻飘飘的,一点儿用处都没有。
有些挫败地闭上眼:“乔琛,你是不是真的要把我逼到离开临江你才甘心?”
“你不会的。”他的语气极其笃定:“你爸现在还没从ICU里出来吧?据我所知,你可不是那种会扔下自己爸爸远走高飞的人。况且——”
他起身,高大的身躯正好挡住了窗外的阳光。
俯身凑近梁熙,手掌虚虚地划过她的脸颊,最后落在精巧的下巴上,捏住。
“以我现在的实力,就算你跑的再远,抓你回来,也是轻而易举。”

小编点评

躲不过心动 完整章节全文免费阅读笔风利落果决,描写绝不冗长,而是随着情节的推进,让人物鲜明地跃然纸上,令读者爱不释手。

相关小说

相关文章

APP阅读器下载下载阅读器,全本随心看
立即下载广告
极速快3 荣鼎娱乐 秒速时时彩 重庆龙虎微信群 一分时时彩 彩票高賠率好平台 江西11选5 极速飞艇 极速飞艇 江西11选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