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是衷情难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时间:2019-09-010举报小编:zhuql

    最是衷情难顾小说全文免费阅读这里有!最是衷情难顾小说情节高潮迭起,值得一看。最是衷情难顾小说精选:“伯母,你这样太过分了。”陆宴北上前,将薛知遥拉进了怀里,眉目清冷地说道。

    最是衷情难顾精选章节

    “伯母,你这样太过分了。”陆宴北上前,将薛知遥拉进了怀里,眉目清冷地说道。

    “宴北……”薛子纤的眼泪流得更凶了,可怜巴巴地望着陆宴北,哭得撕心裂肺,“你怎么能这样对我?”

    陈兰也满脸的不悦,她看着陆母,“陆夫人,今天这事,的确是你们宴北欠子纤一个交待。”

    陆母看向自己儿子,又看了看陆宴北怀里的薛知遥,有些欲言又止。

    陆宴北伸手紧了紧薛知遥身上的被单,英俊的眉目冷凝,声音疏离淡漠,还带着一股不容侵犯的威严贵气,“薛伯母,我欠交代的,应该是薛知遥才对,我又没睡薛子纤。”

    陈兰的脸色更难看了,薛子纤也是难堪,一双杏眼不可置信地瞪着陆宴北。

    陈兰不敢对陆宴北摆脸色,只能望向陆夫人,大概是听说陆家夫人性子软乎,又是大家族出来的,应该不会不懂这点礼义廉耻吧?

    陆夫人听到儿子的话,笑意盈盈地上前,好奇地望了薛知遥几眼,附和道:“宴北你说得不错,是应该有个交代的,你打算怎样?”

    陆宴北低头扫了薛知遥一眼,那目光说不出是什么意味,只是令她觉得莫名心颤。

    “我会娶她。”陆宴北一字一顿道。

    “不行!”薛子纤大叫一声,扑倒了在陆宴北跟前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,“宴北,你为什么这样对我!”

    陆宴北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她的手,眉目冷淡,“子纤,我跟你姐姐这样了,我必须负责。”

    薛知遥的身子忍不住颤了颤,她不想要他负责啊!陆大少,你完全可以追求真爱的啊,昨晚她就当被狗啃了。

    薛子纤说不出话来,感觉好像要断气昏倒一样,一双眼睛含泪带怨地瞪着薛知遥。

    “宴北,你既然决定了,那就跟你爸爸提一下,带薛小姐回家吃个饭吧。”陆母又朝薛知遥这边扫了一眼,目光中只有好奇和惊愕,并没有鄙夷。

    “好的,妈,麻烦你带闲杂人等出去,我跟知遥商量一下。”陆宴北点头允诺,一副好儿子的模样。

    商量啥呀?你都说择日去吃饭了?还用得着跟她商量吗?

    “薛知遥,我们结婚吧。”人走了之后,陆大少对着薛知遥就来了这么一句。

    薛知遥完全是一副被雷劈了的样子,这剧情完全不按照剧本来啊!她感觉自己的脑容量有点不够,需要静一静。

    “陆大少爷,我可以拒绝吗?”她看着跟前这个自己暗恋了不少日子的冷贵男人,说起话来都有些结巴。

    实在不是她怂,而是他气场太过强大。

    “拒绝?”陆宴北仿佛觉得她有些不识抬举,目光凉薄地扫了她一眼,不紧不慢道,“当然可以。”

    薛知遥舒了一口气,正想着说既然如此的话,昨晚的事就当没有发生过。

    可事实证明,她太天真了。

    陆宴北眉目间溢着一股淡漠的笑意,整个人看起来有种无法言语的邪魅***。

    他贴着薛知遥的耳朵,声音无比的撩人,“当然可以拒绝,我很期待你未来的老公,收到我手上的视频,会是什么心情?”

    薛知遥羞愤不已,一把揪住他的衬衫衣领,声音带着一股咬牙切齿的恨意,“你不要太过分了,白吃也就算了,还想勒索我?堂堂的陆家大少爷不觉得这样做很掉份吗?”

    陆宴北唇边的笑意更浓了,他将自己的大手覆盖在她的手上,他的手掌滚烫燥热,薛知遥不由自主地想要抽回手,可他却不允,将她的手紧紧攥着。

    “知遥,你不要这样冤枉我,我有说过我要白吃吗?我不是说了要娶你吗?”

    这样的境况实在太暧昧,薛知遥有些招架不住,她也实在看不出陆大少他居然是上了一个女人就要负责的人。

    “可是……我,我觉得我配不上你。”她绞尽脑汁想到一个理由,唯唯诺诺地说出来。

    开玩笑,嫁给这种花心大萝卜,光是以后应付***小四就足够她一天到晚都不用干别的事了。

    男人可以没有爱,但他必须人品好啊!

    像陆大少爷这种上了大姨子,转眼就甩女朋友的薄情郎……呵呵,她实在是敬谢不敏。

    “配不配得上有什么关系?最重要的是你傻啊,娶你这样的人做老婆最好不过了。”陆宴北仍然听着薛知遥的耳朵,不紧不慢地用声音调戏她。

    卧槽!薛知遥心里暗暗地爆了一句***——妈的,你觉得我傻也就算了,居然还当着我的面说出来。

    薛知遥看着眼前男人一副颠倒众生的妖孽样子,心里的气一股一股地乱窜着,几乎要抑制不住体内的洪荒之力了!

    她揪住他衬衫领口的手加了力度,目不斜视地对着他毫无瑕疵的俊颜,一字一顿道:“原来陆大少爷只是想娶个花瓶回家,我觉得我妹妹比较适合这个职位,她要比我没脑子得多!”

    陆宴北的声音低低的传来,在她耳边撩起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,让她的腿脚都忍不住发软。

    他说:“我娶你回家是当菜篮来着,花瓶?真是侮辱我的审美。”

    薛知遥:“……”

    这种时候,已经没有言语能够表达她内心的不悦与愤怒了,所以她不说话,而是直接狠狠地给了他一脚,将他脚上那双光滑呈亮的意大利手工皮鞋给踩到变形!

    变形了都还不解气,所以她没有松脚,狠狠地辗转了几下,直将他的鞋子踩到惨不忍睹,然后咬牙切齿道:“真是承蒙陆少高看我了,可惜,就算我做个菜篮,也啃不下陆少你这种高端带刺的野荆棘!”

    推荐阅读指数: ★★★★★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

    荣鼎娱乐 上海时时乐 欢乐城彩票注册 幸运赛车 www.xieeybaa.com 广西快3走势 极速飞艇 东方彩票 极速快乐十分 荣鼎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