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长谋情思念如歌小说全文完整版在线阅读全文

时间:2019-10-070举报小编:zhuql

    《首长谋情思念如歌》男女主是如歌南宫绝的小说全文完整版上线啦,想看全文免费阅读的小伙伴赶快看起来吧!可是他突然推开我,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摔在桌子上,然后指着我说“林如歌,以后,你不再是我姐,我劝你好自为之。

    首长谋情思念如歌小说全文完整版精彩试读

    “你怎么会在这里?这个男人跟你什么关系?”嘉乐的脸上满是难以置信,还有失望,伤心……

    我看着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弟弟,因为父母死亡的原因,他弃学从军,我能理解,也很支持。

    他没有选择相对安逸一点的内陆城市,而是想尽办法留在了南疆这个没有消炎的战场。

    两年来,我们姐弟只见过一次,还是半年前我去部队看他,他告诉我,他已经通过特种兵选拔训练,成为一名正式的特种兵战士了。

    那天他信誓旦旦的说,只要部队要他,他一辈子都不会退役,他要用毕生的时间,战斗在禁毒的战场上。

    我看着他,不知所措,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,这太过突然。

    想解释,可张了张嘴,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
    “呦,如歌,这是你?”旁边的王老板突然笑嘻嘻的说了句,目光还在我们呢俩之间来回巡视。

    “你说什么?”嘉乐一把揪起王老板的衣领,把他从地上拎了起来。别看嘉乐只有十六岁,可遗传了家族的基因,身高都有一米八了,加上部队的强度训练,整个人透着男性的力量,只是脸上还有些稚气未褪。

    我心里一沉,一种被人推进冰洞的感觉袭来。

    这下我不用解释了,嘉乐什么都明白了。

    他愤恨的甩开王老板,对着其他人喊,“全部带回去严查。”说完大步走出房间,只是在一脚门里一脚门外的时候,回过头来,看了我一眼。

    那一眼,让我浑身颤抖,忍不住的哭了起来。

    这世界上,我最不想嘉乐恨我,可那一眼,明明带着失望的恨。

    我被带回公安局进行一番说教被放了出来。走出公安局的大门,我看到了一身军装的嘉乐。

    清晨初升的阳光,笼罩在他草绿色的身影,挺拔的站在空旷的街道上,那样的萧索,失落,孤独。

    我鼻子一酸,迎了上去。

    “嘉乐,我……”

    “走吧,我们一起吃顿早饭。”他看了我一眼,朝着附近的一家早餐店走去。

    时间还早,早餐店就我们姐弟两个。叫了两杯豆浆,一屉小笼包还有一碟小咸菜。

    “自从爸妈死后,我们俩有快两年的时间没坐在一起吃早饭了吧。”他一边搅动着碗里的豆浆,一边说。

    他低着头,我看不到他的表情,但我知道,他的心里,此刻跟我一样,无法平静。

    “姐,从小你就最疼我,什么好的都留给我,我闯祸也都是你替我担着,村子里,你最聪明,大家都说你长大一定会是金凤凰,可你现在在做什么?”

    他突然把汤匙往碗里一扔,手紧紧的攥着拳头,目光通红的看着我。

    “嘉乐,姐对不起你。”除了一句对不起,我不知道我还能说什么。伸出手抓住他攥紧的拳头,我不想他难过,不想任何人伤害他。可是,没想到有一天是我伤了他。

    “不要跟我说对不起,你最对不起的是你自己。如果你还认我这个弟弟,就回村里去,以后我养你。”

    我明白他的意思,很想点头答应,可是……我抓着他的手,“嘉乐,再给姐姐一段时间,姐姐现在还不能走,还需要……这份工作。”

    “什么?”他看着我,“你的意思是你还要继续做下去是吗?”

    他露出一个嘲讽的苦笑,“你说你学了函授,恐怕寄给我的毕业证书也是假的吧。我居然傻了吧唧的存津贴给你,真是可笑,我那点钱估计不够你陪睡一晚的小费吧。”

    “嘉乐,姐姐没有,虽然姐姐是骗了你,但是你相信姐,姐是有苦衷的。”

    “苦衷,什么样的苦衷让你不顾廉耻的作践自己去做,去陪男人睡觉?你是我姐,我现在当兵那点津贴虽然不多,可也养得起你,你如果不想工作你可以跟我说,可是你为什么偏偏要……”

    他说着说着,两行热泪从眼角滚了出来,“姐,爸妈当初那样死在我们面前,所有的亲戚朋友都退避三舍,我们一下子成了孤儿,你知道那个晚上我有多怕吗?是你把我紧紧抱在怀里,告诉我,别怕,告诉我还有你。

    你知道那个时候起,你就是我唯一的依靠,入伍以后,面对高强度的训练,很多比我大的战友都离开了,我却留下了。

    不是我坚强,而是你给了我勇气,很多时候,我撑不下去了,就会想起你的怀抱,那种温暖支撑着我一路走到今天。你就是我的心中的灯塔,可是现在,我突然觉得一切都很讽刺。”他顿了顿,伸手指着自己的心脏,“姐,我心里的灯塔倒塌了。”

    就像是隐忍多时的洪水绝提一般,他突然像个孩子一样,放声大哭。

    “嘉乐,你不要这样。”看着他,我也已经是泣不成声。我走过去,抱着他的身子,像小时候一样,顺着他的背,安抚他的情绪。

    可是他突然推开我,从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摔在桌子上,然后指着我说“林如歌,以后,你不再是我姐,我劝你好自为之。”

    说完他一把抹去脸上的泪水,站起身,头也不回的离开了。

    我颤抖的手拿过那个信封,打开一看,是一沓钱,还有一张填好还没来及寄出的汇款单。

    “嘉乐,嘉乐……”

    我追出去,一边哭一边喊,可是他却像没听见一样,拦了一辆出租车,消失在我的视线里。

    “嘉乐,对不起,姐不是故意的,呜呜……”

    我毫无形象的瘫坐在马路上,放声大哭。有好心人路过,问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需不需要帮忙,我摇着头,推开他们就跑。

    天已经大亮,路上来往的车辆多了起来。

    我像丢了魂似的在马路上横冲直撞,眼神空洞,目无焦距。

    耳边不断的传来急刹车,喇叭,和司机的谩骂声。

    “叭叭叭……”一辆大卡车呼啸而来,我听着急切的喇叭,忽然停下了脚步,迎面看着它,咧开嘴笑了。

    我张开双臂,闭上眼睛,等待着死亡的到来。

    “叭叭叭……”车子的喇叭声越来越近了。

    突然身体一轻,我的腰被一只强有力的手臂勾住,然后……

    “嗯!”身下传来一声闷哼,没有预期的死亡,而是躺在了一个男人的身上。大卡车以飞快的速度,贴着我们身体不足1厘米的距离擦身而过。

    这一刻我似乎猛然清醒,我在干什么?我怎么可以寻死,我要是真的死了嘉乐怎么办?那些人一定不会放过他的。

    “还不快起来。”一声低喝,我急忙起身,转头对上一脸肃杀之气的上官逸。

    “三爷。”

    “想死滚远点。”他起身边整理自己的衣服边说。

    “我,谢谢。”我咬了咬唇,郑重的道了谢。

    他撩起眼皮看我一眼,嘴角牵起一抹若有似无的笑容,“昨晚不是跟那个王老板出去了,他把你玩傻了?怎么今天一大早在这闹***。”

    我低着头,看着脚尖,什么都不想说。

    他上前一步,抬起我的下巴,逼着我跟他对视。“为什么不告诉他?”

    我一愣,随即明白过来,轻笑一声,“你跟踪我?”

    他捏了捏我的下巴,“我为什么跟踪你?只不过刚好路过,看到一个疯女人找死而已。”

    “哦,那谢谢三爷出手相救了。”

    “回答我,为什么不告诉他?”三爷的眼神紧紧的盯着我,他好像知道了什么,不过我也无所谓,耸耸肩,“我宁愿让他恨我。”

    是啊,我宁愿让他恨我也不愿意看他知道真相后的绝望难过。

    如果他知道他看似平静的生活,是我这个做姐姐的靠出***体来维系的话,我很难想象他会是什么样子。

    只要他好,我怎样都没关系。

    “跟我吧!”南宫绝突然把我抱进怀里。

    推荐阅读指数: ★★★★★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

   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159彩票开户 飞速赛车平台 重庆龙虎微信群 快赢彩票计划群 www.xieeybaa.com 内蒙古快3计划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海南4+1 极速飞艇平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