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角是何娇杏程家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完结全文阅读

时间:2020-02-100举报小编:zhuql

    主要人物是何娇杏程野废的小说《田舍恶夫》在水冷连载,念体验更多何娇杏程野废不要钱浏览的亲们千万别错过啦!说成为了亲肯定设法主意子挣钱返来叫杏儿过孬驲子,说屋面屋中皆护她,没有让她蒙丁点冤枉。效果您能耐啊!您没有让他人欺负她折计是筹算本人欺负?

    主角是何娇杏程家兴小说免费在线阅读精彩试读

    何老爹举着扁担看起来阵势大,落下来是收了劲儿的,只不过打了他两下,就招呼人回去,说要跟他掰扯掰扯。

    程家兴揉着***进了堂屋,他老丈人先去搁下粪桶,又扭头喊了声杏儿,没来得及吩咐,何娇杏就打了清水端出来。何老爹在屋檐下蹲着洗了个手,倒掉脏水跟进堂屋。

    “你小子求我把闺女许给你时是咋说的?”

    程家兴:……

    “爹你误会了。”

    “别跟我爹啊爹,你就说早先是怎么应的!你又是怎么做的!在我跟前答应得好好的,说成了亲一定想法子挣钱回来叫杏儿过好日子,说屋里屋外都护她,不让她受丁点委屈。结果你能耐啊!你不让别人欺负她合计是打算自己欺负?”

    “我真没有。”

    “你有没有我不听你说,我听杏儿说。”何老爹看向她闺女。

    何娇杏也不能真让程家兴委屈大了,她心念一转,解释道:“我跟他说起成亲之后的事,我说我力气大,以后也能跟着他上山去,总能帮一些忙。结果呢,他不肯带我,我说不带我自个儿跟,他就说了那话。说进了他程家门就得听话,让享清福就在家里享清福,不然要收拾我。爹你说说,这两人成了亲是不是该同甘共苦?咋的还能一人受累?要我说就是家兴哥不对!”

    何老爹给闺女撑腰撑成习惯了,就要点头,还没点下去就缓过劲儿来,扭头瞪上何娇杏:“你才不对!我看你是脑子泡水了!喝酒吃肉享清福还不会?”

    何娇杏一副敢怒不敢言的样儿,何老爹让她有话就说。

    “是爹你让我说的,我可说了……前头二爷爷家的水根哥娶了黄花儿***,***就是有吃的跑前头,喊做事了垫后头,爹还纳闷他们家咋娶了这么个又懒又刁的婆娘,说水根哥孬,没见过大老爷们给媳妇儿生火做饭搓小衣的。”

    何老爹脸黑黑的:“那不一样。”

    “咋不一样您说啊!”

    “她是当媳妇儿的你是我闺女能一样?!”

    “爹这么说就是你不讲道理!”

    何老爹简直不敢相信:“我咋没发现你才是全家上下最大的傻子?人不让你干活你还可劲往前冲呢?”

    程家兴看得正乐呵,忽然听到老丈人说他媳妇儿是傻的,他就不答应,把何娇杏往旁边拽了拽,自己凑上前去:“爹你咋跟杏儿说话呢?”

    何老爹抬手就是一巴掌呼他手膀子上:“你咋跟我说话呢!我说我闺女有你啥事?”

    程家兴:“那是我媳妇儿!”

    何老爹:“还没嫁给你!”

    ……

    唐氏人在院里就听到堂屋有声响,过来一看,女婿跟当家的一高一矮大眼瞪小眼。眼瞅着气氛不对,她上去就把当家的拉开:“咋的?这是干啥?有话不能好好说?”

    把当家的拉开了,唐氏才笑眯眯回过头来,招呼程家兴说:“女婿咋过来了?”

    “我摘了野樱桃,装一碗来给杏儿尝尝。”

    “今儿不着急回去吧?中午留下吃饭?”

    程家兴想着他留下来何家就得办个好菜,正要拒绝,就听见老丈人说:“你让他回去!他在这儿杵着我气都气饱了!我吃不下!”

    程家兴把到嘴边的不用了咽下去,点头接受了丈母娘的好意,眼看何娇杏往灶上去了,跟着要去帮忙打下手。

    等年轻人出了堂屋,唐氏才问咋回事?

    “还不是那臭小子……我教我闺女用他多嘴?”

    唐氏问他程家兴多了什么嘴?

    “他让我注意跟杏儿说话的口气!我看他才该注意跟老丈人说话的口气!你说咱闺女是不是傻的?早先我就跟程家兴说,我闺女嫁过去不是给他老程家做牛做马的。结果她说啥?她说成了夫妻就要同甘共苦,不能独一个享福。”

    唐氏听他念念叨叨,听完长叹一口气,结论有了:当家的跟女婿都是傻的。

    “我吃饱了撑的才听你说这些,你不是上地里追肥去了?咋的人还在家?”

    何老爹这才想起来他是两桶粪使完了赶着回来担肥料的,地里还有活呢,他没再说,拿着粪桶往猪圈后面那粪坑去了。至于何娇杏,刚才从房梁上取了腊肠,又从缸子里舀了苞谷粒儿,想焖腊肠饭来着。

    程家兴帮不上多少忙,也就帮着看个火候,中间何娇杏她***进过一回灶屋,她出去之后程家兴问说是不是快生了?

    说到这个何娇杏想起另一件事,笑了笑。

    “笑啥呢?也跟我说说。”

    何娇杏就搬着小凳子坐他旁边,跟他咬耳朵说:“***还有个把月生,到底哪天也说不好,不过这阵子东子都在念叨,说因为***怀孕外加我说亲,家里跟着沾光今年伙食比往年要好太多了。他现在就怕跟着***生下来,我也要嫁去你们老程家,他好日子就到头了。”

    程家兴想了想说:“我***也怀上了,家里伙食嘛还是那样,娘给***开了小灶,其他人该咋吃还是咋吃。”

    何娇杏捧着脸听他说,听完笑道:“我们原本也是这么合计,***怀上之后家里碾米的次数多了,碾的米多了吃的自然就多了,娘有时候也说两句,可家里种的地不少,倒也不缺那口,只不过多吃一点就少攒一点。”

    程家兴拿烧火棍在灶膛里掏了掏,说:“家当又不是省出来的,是挣出来的,真想过好日子还得想法子发财,我卖完樱桃就在琢磨看怎么能多攒点银子,就是还没想好。”

    “春夏两季经常都有雨,雨后菌子多,你捡着值钱的采,像松茸啊鸡脚菇红菇这都是山珍,背去酒楼价不会低。”

    “杏儿你说这几样,我不认得。”

    雨后是有一些妇人会上小云岭瞅瞅,可他们平常就吃那几种,不认得的也不敢采,怕有毒。程家兴问她值钱的菌菇长什么样?何娇杏手边有晒干的,就想拿给他瞅瞅,又一想,这不正好是个机会?她道:“我说得再仔细你还是不认得,家兴哥你带我上山,我背个大背篓,咱们多摘一些。”

    程家兴还在琢磨,何娇杏又怂恿他:“你自个儿去摘来卖了还得掂量藏多少钱,我跟你去,你卖的钱交给家里,我卖的我捏着,成亲时带过来。”

    “你就那么想跟我上山?那下回再下了雨,雨停之后第二天早晨我们在河边碰头,我带你去山上转转。”

    何娇杏冲他笑开了花,笑脸印着灶膛里的火光好看极了。

    程家兴只看了一眼就扭回来专心盯着火候,他心里噗通噗通,耳朵热乎乎的。

    中午吃的腊肠饭,何娇杏焖的腊肠饭里配料多,因为搭配有青菜和苞谷粒,饭不腻人,嚼着有股清香。程家兴吃了满满一大碗,吃好跟何家人聊了会儿,说准备回去。何娇杏手边没活,跟娘打了声招呼说送他去河边,两人就一前一后走在村道上,边走边说话。

    程家兴扳起手指头数月份,说再有三四个月就该办喜事了,真好。

    “没办喜事你也天天往我家跑……”

    “那不一样!我今天抱你一下差点挨顿胖揍,等成了亲,我媳妇儿想咋抱咋抱,谁管得着?”还有吃这一口,等媳妇儿进门,他只要能搞来钱天天都能开小灶,那日子可太美了。

    程家兴拿着端了樱桃过来的土碗,回味着中午吃的腊肠饭,心里喜滋滋的。他带着一身腊肠味儿回去,回去就让铁牛抱住大腿。

    不满五岁的胖侄子眼巴巴瞅着他:“三叔你吃啥了?你那么香!”

    “吃啥也没你份……”

    铁牛松开抱着他大腿的手,围着他绕了一圈,看他手里拿着个碗还仔细瞅了瞅,是空的。

    “怎么是空的呢?婶婶没给你端好吃的?”

    程家兴放了碗,蹲下来捏了捏他肥溜溜的脸,笑眯眯说:“你叔中午在何家院子吃的,吃的腊肠饭,那个可比咱家做的香太多了,里面不光有切成片片的腊肠,还有青菜有苞谷粒好多东西,反正好吃得我没法形容!我一口气整了两大碗,吃撑了溜达几圈才回来的!……”

    程家兴就是作死,他仔仔细细把腊肠饭有多好吃形容了一遍,说完拍拍铁牛的脑袋瓜,走了。

    铁牛起先一呆。

    然后哇一声,哭了出来。

    推荐阅读指数: ★★★★★安卓客户端阅读苹果客户端阅读

    飞速赛车平台 澳洲幸运10开奖结果 极速3分彩 159彩票 极速PK拾 极速快乐8 235棋牌 荣鼎彩开奖 三分PK拾平台 荣鼎娱乐